0523-87671590

EHS專欄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EHS專欄

EHS專欄

国模欢欢与摄影师ftp,糙汉和娇娘萧荆h,逍遥乡村生活全文阅读

EHS專欄 | 發布時間:[2020-11-27]



今天來聊一個比較殘酷的話題“殘疾人”,真的是不查數據不知道,一查數據吓一跳,在世界範圍内,全世界超過10億人都有某種形式的身體殘疾,僅在我們國家各類殘疾的人就有8000多萬人,這樣的數據占比相當大了,不過殘疾人也有輕度殘疾和重度殘疾之分。造成殘疾的情況無外乎兩種,一種是先天殘疾,一種是後天殘疾,無論是哪種殘疾都是我們不願看到的事情,也沒有任何一個正常人願意成爲一個殘疾人。可是天災人禍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如果不幸成爲殘疾人,也要保持積極樂觀的心态去面對生活,雖然,身體上的殘疾會或多或少的影響我們正常生活,但是,它并不能阻止我們成爲一個幸福的人、一個富有才華的人、一個受到人們敬仰的人。古今中外,就有許多殘疾人成就了,那些正常人遠遠不能做到的成就。在繪畫領域中許多殘疾人的作品,比正常人都要好很多。今天要爲大家介紹的畫家,就是一位殘疾人,她的名字叫做法蒂梅,在法蒂梅出生的時候,因爲缺氧導緻她從小就有十分嚴重的殘疾,四肢中,隻有一隻腳可以受她的控制,這樣嚴重的殘疾讓法蒂梅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的生活,一樣的接受學習。小時候的法蒂梅經常一個人待着房間裏,但她并沒有感到孤獨,畫筆就成了她最好的夥伴。長大之後,法蒂梅在兩位老師的幫助下,慢慢學會了更多的繪畫技法,也讓法蒂梅的作品越來越好,以至于,看到這些作品讓人無法想象這是一位殘疾人用腳畫出來的畫作。這樣精彩的作品,讓法蒂梅收獲了許多喜歡她的人,其中不乏一些明星。最讓人喜歡法蒂梅的地方,不僅僅隻是法蒂梅的作品,而是她面對生活時積極、樂觀的态度,在她和她創作作品的合影中,每一張照片都可以看到她充滿陽光的笑容。再加上,法蒂梅說過的那句話:“在繪畫上,對我非常有挑戰,因爲我全身有85%的殘疾,這樣的殘疾讓我很難繪畫,隻能使用一隻腿和腳來畫畫”。從法蒂梅的話中,我們看国模欢欢与摄影师ftp到她對自己殘疾的抱怨,隻有對無法更好繪畫的小小遺憾。法蒂梅的作品激勵了許多和她一樣的人,這些漂亮的作品和充滿陽光的笑容,讓我們看到了勇氣和力量,身體上的殘疾并不能限制我們追求夢想和實現夢想。甚至,很多人看到法蒂梅的作品,都表示,自己作爲一個正常人都無法畫到法蒂梅這麽好,跟法蒂梅一比,殘疾的那個人更像是自己。



ADR 值,沒有标注CADR值的,答應我,看都不要看好嗎?更重要的是,新冠病毒傳染的途徑主要是“飛沫”和“接觸”,一個挂在胸前的淨化器并不能阻擋從四面糙汉和娇娘萧荆h方吹來的空氣和飛沫。理性種草防護用品,省下來的錢買一些魚肉蛋奶蔬菜水果,它不香嗎?還能增加抵抗力,一舉兩得。



困境中的FF,是否能找到一條生路?因爲投資方恒大健康的違約,陷入财務困難的FF被迫自救,宣布從本周開始裁員,并全員降薪20%,,賈躍亭也隻領取一美元年薪,希望通過縮衣節食的方式進行自救,并最終找到新的融資方解困。在恒大與FF的糾紛尚未得到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給出最終的仲裁結果時,FF進行的裁員、全員降薪也隻是眼下唯一能進行自救的方法。在仲裁結果尚未明确的當下,恒大手中握有的融資權成爲FF頭上的緊箍咒。FF要想得到新的投資方進入,仍然需要恒大方面的同意。在目前雙方鬧翻的局面下,除非出現奇迹,不然等待FF的仍然是一條絕路。在FF命懸一線的危機當口,賈躍亭能找到這個通往奇迹之地的入口嗎?對于一位執着的創業老兵而言,現在已不能寄望恒大突然間的柔情,對FF放過一馬。更多的是隻能寄望賈躍亭,希望他的運氣不會太差,會得到一個公正的仲裁結果,死裏逃生。FF裁員、全員降薪自救,拯救最後一絲生機10月22日,FF發布全員郵件,表示本周将裁員、全員降薪20%,而公司創始人賈躍亭也将領取一美金年薪。在FF 91完成預量産車下線、即将量産上市的關鍵時刻,FF進行的裁員和全員降薪在外界看來,此舉無異于自殺。用“自殺”來形容财務困難的FF,其實有點不太恰當。因爲,現在的FF,已經不用“自殺”了,因爲在投資方恒大的逼迫下就已經命懸一線了。FF現在進行的裁員和全員降薪,其實更多是自救,希望将最後一絲生機抓在自己手中。按照常理,任何一家具備商業思維的企業,都不會在這個時間節點裁員或是降薪。FF選擇這時進行裁員,原因隻有一個,兜裏缺錢了。因爲投資方恒大健康的違約,未能按時将承諾的投資款支付給FF,不但使得馬上就能量産上市的FF 91未來充滿問号,還使得FF陷入生存危機當中。生存還是死亡?這并不是一個非常困難的選擇。對于當下的FF而言,卻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抉擇。選擇生很容易,隻需要賈躍亭交出FF的控制權,向恒大投誠,FF自然就可以繼續生存下去。但這卻相當于要了賈躍亭的“命。”對于賈躍亭而言,FF就是他的命,要他交出FF控制權,顯然不太可能。爲了FF,賈躍亭已經将樂視網拱手讓出,現在不可能再讓出FF的控制權。對于賈躍亭而言,FF就像是他的孩子。如果FF最終落入恒大手中,成爲恒大子公司恒大健康的子公司,這樣的治理架構根本無法誕生真正颠覆性的産品和企業,FF也将會淪爲平庸的公司,更與賈躍亭打造共享智能出行生态系統以及變革百年汽車産業的使命和願景相悖。賈躍亭隻能選擇後者。隻有将FF掌控在自己手中,他“盡責到底”的承諾最終才有變現的可能;他希望“變革汽車百年産業的夢想”才有可能最終實現。這是事實逼他做出的最終選擇,也是最好選擇。現在,恒大卡住了FF的脖子,逼迫賈躍亭讓步。但恒大低估了賈躍亭的決心,也低估了賈躍亭的勇氣。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還未做出仲裁結果的時候,賈躍亭選擇了破釜沉舟,決心通過裁員和降薪的方式自救。這是保有FF的唯一方式,也是讓FF不至于變得像某些造車新勢力一樣,成爲一家平庸甚至是靠補貼生存的公司的唯一方式。FF能躲過恒大布下的局,從而迎來的生機嗎?從FF的全員郵件中,我們看到了其中表露出來的一線生機。FF在郵件中也給出了答案:“目前,公司正在積極采取措施,包括尋求與我們擁有相同願景的投資人融資的機會。”“今天對所有FF人來說是艱難的一天,特别是受逍遥乡村生活全文阅读到這項決定影響的同事們。我們感謝你們的努力工作和犧牲,我們都在Fight to the first”。FF在22日發出的全員郵件

 
網站地圖